中国现在有多老?中国将会有多老?我们先来看一组数据:根据国家统计局《2014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》,2014年中国13.67亿人口中,60岁及以上的老人2.12亿人,占总人口比例为15.5%;65岁及以上人口数为1.37亿人,占比10.1%。

【海外养老观察】一位中国老人的澳洲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-退无忧

国际上通常看法是,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0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10%,或65岁以上老年人口占人口总数的7%,就意味着这个国家或地区的人口处于老龄化社会。按照这个标准看,中国已经进入老龄化的门槛,处于老龄化逐步加深的阶段。

澳洲养老产业

【海外养老观察】一位中国老人的澳洲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-退无忧
作为世界上生活水准最高的国家之一,澳大利亚拥有宜人的气候、独特而美丽的环境、高质量的社会、文化与生活设施。澳洲的多个城市都位列世界上最适宜人居城市榜单前列。其温和的四季、蔚蓝的天空、美丽的海滩是人们休闲、度假、养老的绝佳选择。

澳大利亚早在1940年就步入了老龄化社会,其几十年的丰富经验使得澳洲能够提供世界级的养老产品、服务和专业技术。今天就来说一说一位中国老人在澳洲的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。

上周末,妻子的一位高中时同宿舍的女同学一家从墨尔本来游玩,依然在我们家落脚。

两人又是几年未见,自然话多。当问到她父母的身体时,她黯然神伤:她的父亲今年七月在澳洲离世,八十有余。

她的父亲我也略知,退休前曾是我父母工作过的一个大型兵工厂的副总工程师-高级知识分子,为人谦和。退休后,老两口仍居住在本地。随着年龄的增长,身体越来越差。她父亲在70多岁时,发现罹患了帕金森病。

【海外养老观察】一位中国老人的澳洲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-退无忧

(帕金森病的主要症状)

她有一个哥哥,80年代大学毕业后分在了北京。他本想把父母接到身边,便于照顾。住了一段时间,她父母觉得很不方便:

一是看病难。另外,工厂有规定,只能在本地的医院看病,异地看病花费不予报销。看病的花销他们自己可是承担不起的。

二是居住条件有限,总是有些不便。因此,又回到了本地,但只能自己照料自己了,很是困难。

妻子的同学90年代初通过个人的努力,自费到澳洲留学,之后留在了澳洲。她看到父母的这种情形,就想到了把他们移民到澳洲,由她来照顾。几年之后,他们实现了目标,父母双双获得绿卡,移居到澳洲了。

【海外养老观察】一位中国老人的澳洲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-退无忧

到了澳洲不久,她就开始为父母联系政府的廉租房。排队不到两年,她父母就搬到了离她住地不到5英里远的廉租房里,面积有800平方英尺,里面设施一应俱全。她父母在澳洲没有收入,因此,每月的房租是25澳元。因为她父母的身体不好,医生在给他们做完检查之后,确定有护士定期为他们上门服务。她父亲有灰指甲病,护士定期来为他修剪脚指甲。因为她父母的年龄已超过65岁,因此,部分的服务是由政府花钱的。

这次,她简单的聊了她父亲临终前10个多月的一些际遇,令人感慨万分。

她讲,她父亲的帕金森病随着年龄的增加,越来越严重,起居行动也很困难。有一次,不慎跌倒,后脑勺磕出了一个坑。由于没有流血,她母亲也没有太在意,没有告诉任何人。

三天之后,护士来做例行检查,她的妈妈顺便把她父亲跌倒的事告诉了这个护士。护士检查之后,立即拨打急救电话,叫来救护车,把她父亲送到了医院。医院在做了包括脑CT等系列检查之后,仍不能确定她父亲有没有大碍,须再留院观察三天。

再三天之后,不知怎的,她父亲真得不能动弹了。这时,医院通知她,她父亲不能再回到家里,而是要住到老人护理院。她有些焦虑,这护理院如何联系,我们需要付多少钱?医院的护士告诉她,你不用担心,护理院由我们联系,直接送去。至于花费嘛,所有的花费由政府分担。你无需出一分钱!你能想象出她们全家人此时的心情吗?

住到了老人护理院之后,所有的吃住护理全由那里的护士负责,不用家人来管,家人只是来陪聊天或看视。护士怎么工作的,她没有细述,只是说,她父亲卧床9个多月,没有生褥疮。她说,儿女照料父母恐怕也不及此。

在澳洲的老人护理院里住了近10个月后,她父亲安详得去世了。说到此。她禁不住泪流满面。她说,正是政府的医疗保障体系帮助了她,使她度过了人生的一个难关。

这,就是一个在中国工作到退休,而在澳洲养老到逝去的故事。

【海外养老观察】一位中国老人的澳洲养老经历,值得我们深思-退无忧